全部
  • (14)

花样年华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相信自己的记性这么近的距离,这样长的时光邂逅在异乡学校明亮的走廊昔日多少人的梦中女孩韶华已逝,风韵不再憔悴如此迅速就将你捕获我惊讶,美是这么脆弱油然记起青春时光,你的美丽如玫瑰含苞待放,那嫩嫩的粉红叫人不忍也不敢去碰触好像一动就从你的脸上掉落那柔柔的嗓音,是静夜萧声听得人如痴如醉,如丢魂人说你七分黛玉三分西施多少人为你倾倒,不辩东西当我的目光钩住往年的记忆心跳不觉就加快,...

  • 122
  • 0
  • 1
  • 0
2017.12.08 17:30

指纹

如一块石头投入湖心漾开一圈圈涟漪,那指纹是箕,清晰可辨,印在脱釉的古老陶片上先人无意留下的一枚指纹,扰动我的心几经几遭几劫,人已远去罐也破碎。无名的工匠你的姓名,容貌,无法知道但指纹是你来过的证明你用手把幸福创造如今,你已远去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而那指纹叫我惊喜感叹阳光照你照我照后人我能留下些什么让他们怀想,如你留下这圈圈涟漪打动我的心灵 刘向阳于九华山下

  • 128
  • 0
  • 4
  • 0
2017.11.09 10:29

初秋夜无眠

屋后的秋虫唧唧唧撕咬着夏末枯萎的躯体浑身发痒,我伸手一抓竟是潜意识的碎片作怪。细细的月光窥视窗口,让我逮住索性栓到童年的梦境奶奶的破芭蕉扇上那时在山风里纳凉仰望着天外的景象我在星空下入梦跟随流萤闪闪的身影如今,躺在席梦思上已无梦思可息,只剩失眠的秋虫,深深咬啮中年失重的记忆月光渐渐收拢,溜过了楼墙疲惫的我无力去捕捉远处几声鸟鸣幽幽恍惚一颗流星划破我的梦 刘向阳于九华山下

  • 111
  • 0
  • 1
  • 0
2017.11.04 08:33

柳孜遗址

一寸一寸,从今掘下去见到明、元、宋、唐及至隋朝,在泥土里苏醒,面目渐渐清晰沉舟侧畔,是破碎的人生、富庶、奢华、精致被石锚静静锁定在干涸的历史故道里我们穿越旧时光探方之下,是疑问,是惊艳木岸狭河,隋杨依依瘦长的船舟,往来无尽是什么吸引杨广下扬州丝绸的图案、烹饪的手艺还是美色的眼神、江南的风景为此,丢了江山社稷与性命石砌的桥墩也许知道腐朽的木桩也许明了黄河泥沙抹平所有的细节为后人留下一些瓶、碗、碟“立...

  • 78
  • 0
  • 2
  • 0
2017.10.19 16:01

中秋祭

蟋蟀在野啃食一片月光金玉之声萦耳萦眼萦心挥之不去是旧时月色是童年一块咬不动的月饼沾满黑黑的芝麻在贫乏的乡下那个再也无法靠岸老家那个再也迈不进的门槛且拈一片模糊的月光放嘴里嚼一嚼竟然品出了烟尘以及氮氧化物、硫氧化物和碳氧化物,这些现代工业化的产物其实在我三岁那年阿姆斯特朗的那一小步已经踏破了月宫踩死了吴刚与嫦娥于是,除了外星人我们遗弃了所有的故事与传说中秋变成一块当代月饼放了八年,依旧油光就是咬也咬...

  • 122
  • 0
  • 2
  • 0
2017.10.02 09:23

无题

在喧哗的街头遇到你,一身侠气披坚执锐游走水深火热中我知道,坚硬的外衣裹挟着你柔嫩的洁白当一一细细剔去那些伪装与矫饰我满嘴江湖味舌尖舔到你鲜美的秘密 刘向阳于九华山下

  • 78
  • 0
  • 2
  • 0
2017.09.04 08:52

秋野

深秋,收获之后的田野,疲惫,松弛,虚弱。老牛静卧。咀嚼。回忆。它看着熟悉的田野,任风吹过。绿色在风中渐渐消失。 刘向阳于九华山下

  • 359
  • 0
  • 3
  • 0
2017.08.29 10:51

井把脚伸入土地内心盈满水的德性月影醉卧其中不动声色人们小心打探下去总会得到甘冽的回报井是一只丰乳旱季里越发动人那水淋淋的身子在岁月的长河旁坐稳自己的位置同焦渴的心灵对话使用水的言语滋养游子的乡愁井成了文明的商标注册在历史首页 刘向阳于九华山下

  • 56
  • 0
  • 3
  • 0
2017.08.27 09:25

呵,根

夜点亮桌上的灯灯点亮掌上的书书点亮我的眼睛,于是目光探进历史的伤口:大地无辜羊群顺着牧者的鞭子从南逃到北,从东奔到西稚者的迷狂焚毁属于我们的美丽家园顿悟时已成祭坛上的牺牲呆滞而麻木,听任神祗的安排风暴 风暴过后群山恒在 蔚蓝的星空恒在 只有心灵怯弱的心灵在退潮后的泡沫中破碎 幻灭 但是水呵水洗不尽长街横陈的血迹机器呵机器 碾不碎小草崛起的意志春风料峭 但看桃李不惜摇落芬芳 怒拳忿举攻打天空惊起一声雷 唤醒...

  • 43
  • 0
  • 0
  • 0
2017.08.25 09:31

异乡客

石榴疯狂锤打风, 骨肉一朵朵炸裂:镰刀遍身锈红病在老屋,久久将我们怀念。一群人挤火车在某个小站,而挤与不挤都妄然,早就客满,这是现状。为什么我们还要希望?围绕大地旋转星空:围绕欲念旋转生活。洪水之河拼命泅渡一只饿鼠生命如烟在手悄然燃向灰烬。谁能把握自己像把握这支烟!在垃圾桶内抽也一张纸,玩了一会儿扔在你脚边:“此身已非我,我痛心疾首,唉……”候鸟越过头顶溶进割麦插禾的风景双手空空,我在街尽头,两眼很深...

  • 10
  • 0
  • 0
  • 0
2017.08.23 15:08